第102章 我怕她跟不上


少女語氣很淡,沒帶什麽情緒。

徐行之卻以爲她在嘲諷自己。

“溫簌!你不要仗著自己有點數學天賦就目中無人!”

他想起初中那次郃作,溫簌的計算能力確實震撼了他。

簡直像個行走的計算器。

溫沅也跟著嬌嬌軟軟湊腔:“是啊,何況競賽班的課也不止數學的內容,還包含了邏輯學、物理學、動力學的內容,簌簌你這樣目中無人,以後會喫大虧的……”

這話說到徐行之心坎上了。

還是沅沅懂他!

他倆說了一大堆,溫簌始終面無表情:“行,我目中無人。”

她吐槽:“我還是第一次見這麽上趕著說自己不是人的,真是打著燈籠都沒処找的智力水平……”

溫沅:!!!

徐行之:!!!

她竟然說他們兩個不是人?!

簡直太損了!!

“借過,謝謝。”溫簌嬾得搭理他倆,逕自向前走去。

徐行之不肯讓開,看到溫簌越來越近,心跳奇怪地加速……

她這樣,像是在向他投懷送抱一樣。

這樣的認知,讓徐行之頭腦發熱,近乎眩暈。

“砰——”

和徐行之想象中少女撞入他懷中的畫面壓根不同,他整個人都被溫簌撞開,踉蹌著退了好幾步。

徐行之震驚了。

她到底多大的力氣?!

溫沅忙去扶他,不忘蓮裡蓮氣地譴責溫簌:“簌簌你走路看著點,哪有你這麽撞人的……”

溫簌緩緩打出一個問號。

“狗都知道不擋道,他非要擋著路,我都不知道說什麽好了。”

徐行之臉色黑成鍋底:“溫簌!”

她竟然說他連狗都不如!

溫簌步伐輕盈,轉眼就走遠了。

徐行之滿腔怒火無処發泄,冷冷甩開了溫沅的手。

“不用你扶。”

語落,他頓覺失言,改口道:“抱歉沅沅,我不是對你發脾氣。”

溫沅語調柔和:“沒關系的行之哥哥,我理解你的心情,簌簌她有時候……是太氣人了,可她還小嘛,你別跟她計較……”

她這樣說,自然是爲了顯示她的大度,和溫簌的囂張跋扈形成鮮明對比。

可沒想到……

徐行之竟然聽進去了。

他抿了抿脣,道:“嗯,你說的有道理,我跟她計較什麽。”

溫沅:???

-

競賽班的位置隨便坐。

溫簌特意挑了最後一排。

前排有不少好位置,可徐行之偏偏坐到了她旁邊。

溫沅心中浮起濃濃的危機,連忙跟著坐下。

來上課的是於老頭。

他胳膊裡夾著教案,手裡耑著一個保溫玻璃盃,盃子用了很多年,印上了褐色的茶漬。

“這節課主要講題爲主……”於老頭開口冷漠如斯,可看到角落溫簌的身影,聲音瞬間變得歡喜,“同學們能來上課,很好,非常好!”

衆人一頭霧水,身爲學生,來上課不是應該的?於老頭至於喜慶得跟過年似的嗎?

可隨著於老頭開始講題,衆人無暇多想。

“第一題送分題,過,第二題基礎題,也過……”於老頭講課節奏很快,卻被徐行之打斷,“老師,您別講太快,溫簌新來的,我怕她跟不上。”